文章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

紧凑的三四层小楼,微小杂乱却不简单

宽的小街两旁都是简陋、紧凑的三四层小楼。大部分小楼上面那几层,看起来都是急赶着垒出来的,仓促得连水泥墙面都没有抹平。

“单间出租”这几个字在村里是最常见的,有的招牌上还会写着“带卫生间”、“网线”等字眼。在这里,300块能租到一个靠窗带网线的房间,200块也可以租到一间用彩钢搭成的小房子。每年毕业季,村里的租房市场就会极为火爆,甚至还会“一房难求”。杂乱的街道上空,是同样毫无规则,纵横交错着的网线和电线,串联着一个又一个年轻人的“巢”。

这是城市边缘的江湖,微小杂乱却不简单。能在这里活得有滋有味的人,不是“包租婆”,就是那些更有本事的。

金老板就是后者。

1

金老板在城中村里卖烤串儿。

下午四点多,金老板就拿起蒲扇对着炉膛里的木炭使劲地扇,浓烟升起,城中村夜生活的大幕也即将拉开。隔壁成人用品店的霓虹灯早已闪烁,“催情药”三个字格外显眼,蛰伏了一天的荷尔蒙盘旋在村落的上空。晚饭时间到了,客人们就三三两两走进来,把整个烧烤小店坐满。

金老板的女朋友负责在店里张罗客人,一张俊俏的瓜子脸,略施脂粉显得格外标致,黑色紧身皮裤更勾勒出一个青春曼妙的身材。

“你猜她多大?”金老板冲我挤了挤眉毛,脸上带着男人才会懂的笑。

“比你小五六岁?”我试着猜。

他一边烤串,一边说:“96年的”。

“看见对面那家化妆品店了没?她经常在那儿买面膜。我和那老板娘认识,有天她俩过来了,我就烤了个串儿给她吃。9毛钱的串儿,就搞定了,就9毛钱。”金老板特意强调了“9毛钱”这几个字,冲我使了个得意的眼色。

他确实可以得意,因为金老板就是这城中村里的强者之一,更何况他还财色兼收。

2

第一次遇到金老板的时候,我刚失业。

我跟着朋友去他的烧烤店,一眼就看见金老板光着膀子,背上纹了一个生龙活虎的大貔貅。他面色红润,带着笑,面前放着一大盆羊肉丁和一大串铁钎子,手里不停地忙活着,我们聊起来,他说:

“我可不像你们这么脆弱,失业了、工资降了、房价涨了就要死要活的。我11岁离开河北老家,在镇上超市打过杂,在餐馆当过服务员,甚至……”说到这里,金老板微微顿了一下。他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,粗壮的手指麻利地将盆里的肉丁穿到钎子上,每一串都很均匀,不多不少。

“我说了你可能不信,我甚至在石家庄的KTV干过少爷,被人灌酒。我不喝,那些人就狠狠地抽我耳光……后来还开出租车,结了婚又离了,这些都经历过,这有什么呢?”

金老板后来在超市打杂,学会了怎么开超市。在餐馆打工的时候,又学会了烤串。济南流行撸串,他就开了两家串店和一家超市,现在每天能挣两千多块。“不是我吹,在我们老家,这算顶能干的人了。我爹死得早,我娘,我弟弟,一大家子只能靠我自己……”金老板讲起过往,语气也跟着起起伏伏。

“丢了工作,这真不算啥,” 金老板用自己的遭遇宽慰我。

“我对象之前的工作是给房地产公司做派单,我考查了下,觉得这个能赚钱,不就是找些小孩发单页嘛!”于是两人一起,开了一家广告公司,却发现赚来的都是纸面上的钱,开发商不按时结账,一切都白搭。

“现在都垫进去20万了,他娘的地产公司还不给结账,我一个超市一个餐馆,每天往里面垫钱都不够。再不结账我就得抵车了。”

金老板利索地串完了盆里的肉,顾不上聊天,朝着店外面的大妈喊道:“喂,你,把盘子拿过来,套上塑料袋,把串儿扔冰箱里冻好!”大妈系着布满油污的围裙,拿着一个盘子笨拙地跑了过来,刚站住脚就被金老板瞪了一眼。

“我刚说完,上次也教你了,盘子上要套个塑料袋!你咋又忘了?”

大妈一愣,赶忙赔笑道:“老板,俺以前是干快餐店的,没干过这个…”

“没干过就要学,知道了吗?赶紧拿走吧!” 他有些不耐烦。


CATEGORIES

分类导航

咨询热线

18938428615

联系人:钢笔

手 机:18938428615

邮 箱:1559173418@qq.com

地 址:学编程拆电极联系钢笔师傅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